GARCEY

小破车

雷者误入
OOC也是非常严重
半夜放飞自我

写给朋友的文

————————————————————————

并不会写H
第一辆破车

无证驾驶

谨慎上车

————————————————————————

烂尾的非常严重
熬夜修仙写文
对于人物角色设定OOC的我自己都快没眼看了

为了黑化这事我跟我朋友吵了半天
她让我要不写
小幸运X退要不写一期X退
攻必须黑化的那种……

还说什么婶婶挂了,婶婶走了,婶婶是渣婶之类的
我都快被她的脑洞震惊了
我还能说什么,她真是个qinshou,我一再说不能换个大一点的成体刀吗,然后她就给我列出一大堆小短裤,请放过他们……他们虽然不是百年老刀就是千年老刀但是你对那种小孩子的样子怎么下的去手
我还是有理智的,我对于祸害花朵这事真的不敢兴趣
清水还好……这个……
_(:зゝ∠)_
—————————以上全部废话—————————
链接:https://shimo.im/docs/Jh4H8hmnU8UtCPdT
手机版的看评论

过去,现在,未来

◇杰佣向
(不欢迎KY,不喜欢左上角)
◆ABO无误
(这篇还没有表现,毕竟还是小奶布)
◇以后可能有肉
(真的只是可能!!!)
◆极度OOC
◇作者重度放飞自我
◆HE
◇剧情自我感觉真的烂大街
◆小学生文笔
––––––––––
一、初遇

      “开膛手杰克”,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称呼。
“嘛,今天的目标……又是哪两位那么倒霉呢”长相俊美的男人看了看纸上的内容,便用打火机把纸烧掉。一只似玉的手拿上安静躺在旁边桌子上的面具,轻轻带在了脸上,掩去了那过分迷人的面容。

      小小的男孩拉着母亲的手,安静的一家人走在有些过分寂静的小巷里,柔和的月光撒在一家人的身上,一切显得是多么的静谧与美好。此时的男孩并不会知道,这个静谧的夜晚,竟然是他最后温馨的时光,

       “嗯?怎么回事,突然起雾了?”男孩的母亲开口说道,那一听便是一位中年妇女的声音。“亲爱的女士,我在这此等候多时了。”男人听到这个声音后脸上露出来惊恐的表情,女人的脸上同样也看不出冷静“杰,杰克!开膛手杰克,求求你不要杀我们!”男孩抑或的看着自己的父母,年幼的他并不知道父母为何会这样惊慌。

      有了雾气遮掩的开膛手如鱼得水,悄然而至慌忙逃开的男人身后,带着指刃的手捅入男人的腹中。男孩的母亲也因为害怕而抛下落荒而逃,雾气中的女人看不清方向,但是开膛手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她,指刃不留情面的破开女人的腹部,隐藏在面具下的眼睛满是不屑。毕竟,我们亲爱的开膛手虽然已经习惯杀戮并且感受血从他人体内流出时莫名的兴奋感,可惜的是他从未遇到过真正能让他感兴趣的猎物。啊……好无聊啊,开膛手这样想着。目光向旁边不经意一撇
【嗯?这是那两个人的孩子?
有趣,看到父母被杀竟然能不哭不闹
而且……看这长相,应该是个美人胚子】

     男孩不哭也不闹,长长的睫毛下是那双干净的天蓝色眸子,薄薄的双唇抿着。男孩毕竟只有三岁,所以他与其他孩子一样也有着孩子特有的稚嫩与可爱,如果在他面前是一位小姐的话,那可能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摸向他的头了,可是别忘了,在他面前可不是什么小姐,而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开膛手杰克”。

      虽然即使是开膛手先生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孩子确实迷人,但他也有这他的职业原则。
      但是啊……

      开膛手并不知道看似冷静的男孩实际吓蒙了。男孩看着面前带面具的魔鬼,他原本应该幸福的童年便这么消失了,一时感兴趣的开膛手并不打算杀了这个孩子,但作为一个职业的杀手,按理说他应该让男孩失去生命,但他此时却不知怎么,竟动摇了。

      擦干净指刃,抬起另一只干净而又不似常人搬苍白的手,置于男孩的静候,男孩便被开膛手打晕了。
  带着面具的男人借着雾气与月光从小路走到孤儿院的门前,便把男孩丢到孤儿院的门口,悄声离去。

      或许开膛手不知道,这给几十年后的他留下了一个多么大祸害。当然了,也许并不能说是祸害,哎……谁又知道呢。

      这,便是开膛手杰克与一个名叫奈布·萨贝达的男孩初次见面。
––––––––––

shadiao产物,总感觉自己是石乐志
下回更新……有生之年……